江门龙门教育咨询有限公司

玫瑰花刺.jpg

叔本华曾说过:“世上的每一朵玫瑰花都是有刺,如果因为怕扎手,就此舍之,那么你永远也不能得到玫瑰芬芳。”其实,教学跟采花是一样的道理,如果老师因为怕“刺头”学生,而选择回避,忽略学生的意见。那么,老师的教学方式不会得到改进,更不要说采到香气袭人的“玫瑰”。

1. 我的“刺头”学生

教的课多了,难免遇上“刺头”学生。说是“刺头”,其实又并不那么妥帖。本来于我而言,所有学生其实都是韶颜稚齿、朝气蓬勃的温室小花朵而已,并没有太大的差别。今天之所以选择小皓作为故事的小主人公,大抵是因为他类于“鹤立鸡群”中的那只“鹤”,“金鸡独立”中那只“鸡”吧,在班中太过惹人眼球。上第一节课,他代表同学们给了我一份“见面礼”。“老师,你姓曾啊,电视上有个很出名的人也姓曾的耶,你是不是也叫曾小贤啊?”在我做完自我介绍之后,他如是调侃。我不准备接他的茬,想起朋友们之前的劝诫,性子太软容易受学生欺负。他们建议:课堂上要与学生明确课堂纪律,保证教学秩序。于是一板一眼地回答他:“不是。”接着,我便引导学生回到课堂主题,准备上课。“刺头”见我不搭话,倒也没有很纠结这个问题,暂时“放了我一马”。


上了几天课后,班里的同学逐渐打成一片。而我,也与同学们熟悉起来,同时我的“软性子”似乎也被狡黠的家伙们发现,他们开始“不听管教”,其中又以小皓为其中之最。小皓其实语文基础不差,加之性格活泼开朗,因此与班里其他学生相处得也不错,他的“刺”其实更多的是针对“老师”或者说是引起老师的注意。“这死板的课堂”、“老师能讲个笑话吗?”等等,这是他在课堂上说过最多的话。小皓是一个脾气比较倔,容易动怒的小孩。对于他的吐槽,我并没有太多计较,开始慢慢反思他的话。除了将此归咎为他一天繁忙无歇的各种培训,我想,是否也可以改变一下自己上课的形式,如果讲个笑话,猜个谜语就能够让学生们喜欢你的课堂,又何乐而不为呢?想到这里,我便有了主意。

u=3390209900,2354991334&fm=26&gp=0_meitu_3.jpg

2. “笑话”拌课堂

我开始在课堂前备上几个好笑的“段子”,偶尔学生们懈怠时,我会讲几个“笑话”或者是“脑筋急转弯”来调节一下气氛。原本较为沉闷的课堂有时也能够因此“燥起来”,小皓也显得兴致很高的样子,在课堂上也较为配合了。“笑话”拌课堂,“冷笑话”调味料的用处没发挥几天,小皓又有了新的问题。“老师老师,我能不能讲个笑话”、“老师,能讲个笑话吗?”……课堂上,我才讲到一半知识点,他又插话进来,打乱了我课堂节奏。后来,我开始明令限制上课讲笑话的次数。调味料放多了,就容易变得重口味。虽然,我要顾及小皓的需求,但也不能够本末倒置,将课堂变成专门讲笑话的地方,这自然不成体统。“笑话”次数少了,小皓开始琢磨起新的花样。


“老师老师,我能给你提个意见吗?这道题能不能请同学上去做啊?”“老师老师,我做完了……”“你们怎么才做到这里,太慢了……”课堂上,一旦安静下来,小“刺头”永远有无休止的吐槽。我强制打断他,“嘘,小皓,你先安静会儿。别的同学还没做完呢,你先给他们一个安静的做题环境!”结果往往是没一会儿又嚷起来。 瞪眼过,严厉过,惩罚过,但似乎对小皓并不太起作用。逆鳞不行,我开始琢磨着给他顺毛,走安抚路线。

timg.jpg

3. 拔“刺”

其实仔细琢磨一下小皓的吐槽,有些话居然还挺有道理的。他做题速度比其他同学要快,但其实正确率却还可以有所提升,何不将他建议用在他的身上,说不定效果不错呢?于是,当小皓再一次在完成练习后“喋喋不休”时,我告诉他:“小皓,既然你那么希望老师能够请同学上去做题,那今天,我就满足你的需求。你不是已经做完了嘛,那待会儿就请你上讲台当一次小老师,给同学们讲一讲你是怎么做题的。”


我说完,还未等小皓反应过来,台下先起了一大片起哄的声音:“好,上啊,小皓。”“哈哈哈,自己挖的坑自己跳。”……台下笑闹声不断,小皓却也没怯场。虽然看着有些犹豫,但没拒绝,只是问我:“这个,我怎么讲嘛?我再看一下……老师,只有我一个人上去讲吗?这不公平啊,其他同学也要讲。”“这个当然,你是第一个,我待会儿再叫其他同学讲。”话音刚落,台下起哄声一下子变为哀鸣,“老师,不要啊,小皓自己挖的坑你让他自己跳就好了嘛。”“哇,老师怎么那么突然,我都没准备好。”……同学们嘴上抱怨不断,手下速度却也好像见涨。


再看看小皓,正回过头看自己做完的题,重新组织答案呢!看到重新安静下来的课堂,我觉得这个方法有效,以后可以继续使用呢。 一次,两次,三次,小皓总喜欢在课堂上不断挑刺,我也由刚开始的尴尬慢慢转变,开始每日反思自己工作不足。在这种吐槽声中,转眼便要进入到课程尾声了。课程差不多要结束了,但小皓的吐槽却未停断。课上依然会喋喋不休,抱怨上课太多,课程无聊等等。尽管如此,对比开课伊始,他也有了明显进步。课上乖乖完成练习了,课下乖乖背古诗了。吐槽相对少了,提问相对多了,对老师似乎没那么反感了。


课程结束前几天,小皓还特意带了巧克力过来分给同学们吃。分得差不多时,把剩下的推给我。在我道谢以后,傲娇地解释:“不用谢,我吃腻了,不想吃了,所以把剩下的都给你了。”现在想来,还有几分好笑,果然,都是没长大的bwin啊。小皓是“刺头”,是比较难应付的学生之一。但有的时候,我们不正需要这样的一些“刺头”来给我们“挑刺”吗?只有知道自己有“刺”,知道“刺”在哪里。才能对症下药,药到病除。面对这些“刺头”,我们需要有更多的耐心与宽容,看到他们的需要与渴望,引导他们在学习上越走越远。